•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8-15
  • 特朗谱跟你一样,也经常懵逼:“这么简单的道理也想不通?”;"西方民主这么好,你咋不学捏?? 2019-08-14
  • 第三十五期:强生公司董事长兼CEO亚力克斯·戈尔斯基 2019-08-05
  • 端午节期间 全省道路安全畅通形势平稳 2019-08-05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8-04
  • 公安部:一美国公民在华刑满释放后被依法遣返 2019-08-03
  • 五朝元老马奎斯 当替补又何妨 2019-07-30
  • 网购陷阱多 女子花3000元买5套化妆品只有2套是真的 2019-07-30
  • 智媒云图(Intell Vision):图书馆“书童” 2019-07-23
  • 【奥吉通丰瑞车型报价】奥吉通丰瑞4S店车型价格 2019-07-18
  • 绘就美丽西藏壮美画卷 2019-07-18
  • 风水神话更危险的事,就是眼瞎,根本分不清谁对谁, 2019-07-16
  • 换血失败!里皮希望之事没发生 四大新星表现平庸 2019-07-12
  • 燕山谭客.blog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03
  • 佛教故事:“伏虎和尚”的故事 2019-06-30
  • 天中好运彩图片库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杂色入流

    好运查理第一季字幕: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杂色入流

      正如李义府说得那般,他的上书很快就得到了李治回信,而且都是用加急信函来往的。

      无悬念通过,而且不仅仅是涉及到胥吏,还有那些正在等待空缺官职的进士,并且李治还在信中说明,暂不回长安,准备去洛阳待一段时间,理由当然就是身体原因。

      但是无人关注李治要去哪里,这个全新的杂色入流制度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

      “怎么可以这样?”

      “这不是胡来么?!?

      “走走走,咱们去找杜中书问个明白?!?

      朝中也是立刻分化,贵族、庶族之间的火药味渐渐浓烈起来。

      其实杂色入流对于官员是伤害极大的,因为人数一旦多起来,那竞争就大了,想要上位,是非常困难的,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但是庶族是急于扩充庶族在朝中的势力,杂色入流肯定是提拔寒门人士,贵族是不可能去当吏的,这是对他们有利的,权衡利益,当然选择后者,前者只是暂时的伤害,后者则是长远的利益。

      那么对于贵族就是双重打击,一方面增加了竞争力,另一方面,又削弱了贵族在朝中的势力,以前那种门荫制度,贵族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大臣的儿子生出来就是官员,但是如果放宽杂色入流的话,一批批胥吏将会被提拔上来,补充速度明显要高于门荫制度,这是很强的冲击。

      贵族官员当然反对,可问题是皇帝不在,你没法立刻去反对,只能去找枢要大臣问个明白。

      政事堂。

      “岂有此理,这么大的事,为何我等皆是不知?”

      杜正伦是拍着桌子,指着李义府,震怒道。他跟李义府同是中书令,但是对于这事是一概不知,那些下属来问他的时候,他都是一脸懵逼,这太不把他放在眼里,这对于他这种老臣子而言,太伤面子了。而且李义府这么做明显破坏了规矩,大家都已经有了默契,有事大家一块先商量着。

      李义府眼中闪过一抹猖狂之色,但也就是一闪即过,拱手笑道:“杜中书请息怒,李某今日请各位前来,正是要向各位解释此事的?!?

      卢承庆满面的不悦之色,道:“李中书,如今圣旨都下来了,你才来告诉我们,未免太晚了一些吧?!?

      李义府叹了口气,道:“这也是事出有因啊,我跟韩尚书是商量过的?!?

      大家立刻看向韩艺,眼中透着一丝丝担忧,他们两个要是狼狈为奸,那政事堂的平衡势力将会被打破,韩艺跟李义府的敌对,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很好的平衡了朝中的势力。

      就知道这样,看来武媚娘这一回是要将我利用到死。韩艺当然不会上当,皮笑肉不笑道:“我记得李中书跟我商量的时候,你也已经上书了?!?

      李义府道:“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么,韩尚书你这么着急,我不得不立刻上书陛下??!”

      韩艺笑而不语。

      卢承庆他们见韩艺这表情,心中又犯嘀咕了,看这情形,韩艺不像是站在李义府那边的。

      韦思谦愠道:“事已至此,说这些已经无用,还请李中书告知我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性子刚烈,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

      李义府笑道:“哦,事情是这样的,相信关于户部将要晋升一批胥吏入流之事,你们都知道吧?!?

      这家伙真是没完没了了!韩艺稍稍翻了白眼。

      卢承庆道:“此事早已经决定,不知与这事又有何关联?”

      李义府道:“可是近日消息传出来之后,许多胥吏都对此感到不满,如果按照本朝的制度而言,户部晋升的那些胥吏,无一合格,那些熬到头发都白了的胥吏自然甚觉不公平,可韩尚书这么做,也是情有可原,我也是非常支持,为此,我才上书陛下,放宽杂色入流的条件,这样一来,不但能够平息众怒,而且对于国家也是好事?!?

      杜正伦冷笑一声,道:“真是稀奇呀,想不到李中书你还会关心那些胥吏的感受?!?

      当初韩艺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真没有人想到这一点,不就是因为胥吏是没有人权的,地位又卑微,根本不需要考虑他们的感受,谁能够晋升那可是造化,没有的话,也是正常的,故此,李义府这话虽不无道理,但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只会让人觉得好笑,李义府什么时候会这么为他人着想。

      李义府呵呵道:“杜中书不将那些人放在眼里,但是也不能说明人人都会如杜中书这般想?!?

      “你---!”

      杜正伦怒瞪李义府。

      韦思谦哼道:“就算如此,但是这事事关重大,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如此,大量的胥吏都将晋升为官员,每个官衙都将会变得非常拥挤,这会给财政带来多大的负担,并且还会影响朝廷的运作?;故?--李中书这么做是夹带私心?!?

      李义府呵呵道:“我看是韦中丞夹带私心吧?!?

      韦思谦眉头一皱,道:“我韦思谦自问无愧天地,还望李中书说个明白,究竟韦某人夹带了甚么私心?”

      李义府笑道:“我就怕说出来,韦中丞颜面无光??!”

      韦思谦道:“你但说无妨,倘若有理的话,韦某人自当向陛下谢罪?!?

      “那我可就直言了?!?

      李义府正色道:“如今朝中的官员多半都是出身士族,其中有大量的散官,他们拿着朝廷的俸禄,却不为朝廷效力,导致朝中官员虽多,但是韩尚书只能被迫从胥吏中挑选人才去西北---!”

      “喂喂喂!”韩艺着实忍不住了,打断李义府的话,“李中书,你就事论事,别老是扯上我好不?!?

      “韩尚书勿怪,勿怪??墒谴耸乱虼硕?,我不得不提??!”李义府忙道。

      韩艺搓了搓额头,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

      他当然不是要阻止此事,因为这跟李义府无关,是武媚娘在后面一手操纵的,而那边长孙无忌不发话,他还不至于蠢到立刻就跟武媚娘撕破脸皮,他这是做给卢承庆等人看的,我只是被李义府绑架了,我跟他不是一边的,你们千万别想歪了。

      李义府也担心韩艺会发飙的,于是又道:“就算不提西北一事,咱们就说说那门荫制度,贵族、士族、朝中大员的后代蒙门荫制度,都可以轻易入朝为官,可这一个官员可以生好些个儿子,你看长孙太尉的几个庶子才多大,就已经是五品散官。长此下去,迟早也会出现冗官的现象,但是从未有人对此说过半句话。另外,自北魏以来,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冗官的现象,只不过那时候能够当官的都是士族,而朝中官员又多半是出自士族,此事大家心里都明白。韦中丞,我看你之所以反对,也只是关心着贵族的利益,如果我是放宽门荫制度,只怕你们就不会这么说了?!?

      卢承庆道:“李中书此言差矣,贞观年间,太宗圣上不也削减了官吏,而且自我朝开始,已经一再削弱门荫制度,你怎能说无人对此说过半句话呢?”

      李义府道:“但是卢尚书也别忘记了,当时太宗圣上面临着多大的阻力,要不是当时得财政无法支撑起庞大的官吏俸禄,只怕结果就不是这样了?!?

      杜正伦冷笑道:“也就是说,李中书认为贵族养尊处优,非常不公平,于是提拔大量的胥吏上来,一起养尊处优,这样才算是公平?!?

      “非也,非也!”

      李义府摆摆手,道:“我绝无此意,我这么做也只是为朝廷着想,许多贵族出身的官员,整日无所事事,却享受这高官厚禄的待遇,不就是无人与他们竞争,长此下去,对于国家就真的有利吗?如今我大唐正欣欣向荣,需要大量的人才,故此陛下不断强调要唯才是举,而许多胥吏、大官的门客皆是有才之辈,只不过因为出身而无法出头,我认为朝廷理应给予他们这个机会,让他们可以一展身手,同时也可以激励那些贵族子弟,如果他们再不努力,那注定将会被淘汰的?!?

      此话一出,卢承庆等人皆是一怔。

      李义府这话可是说得非常直接,同时很有道理的,贵族子弟出身就是官员,这唾手可得的东西,谁会去珍惜,还有许多贵族都不愿当官,但是胥吏的话,必须付出比常人十倍多的努力,还有机会入流,他这话真是一点错都没有,可是为什么很少有人提起,难道就李义府一个清醒的人么,就是一直以来都是贵族掌权的年代,大家也都习惯了门荫制度。在以前谁敢在朝中提出来,这不是成心要与天下贵族作对么、

      而李义府如今敢提出来,就足以证明,如今庶族在朝中已经能够与贵族抗衡。

      卢承庆、韦思谦可都是高门大姓出身,他们又都是正人君子,他们也知道贵族是个什么情况,还真是羞于出口,只能在心中叹气。

      一直都沉默的韩艺都瞧在眼里,暗道,马勒戈壁的,这家伙不但利用我,还用我的套路,真是岂有此理,不过---呵呵,到时还真不知道今日是谁在利用谁。

      //www.drxf.net/book/81/14824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中好运彩图片库 www.drxf.net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drxf.net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8-15
  • 特朗谱跟你一样,也经常懵逼:“这么简单的道理也想不通?”;"西方民主这么好,你咋不学捏?? 2019-08-14
  • 第三十五期:强生公司董事长兼CEO亚力克斯·戈尔斯基 2019-08-05
  • 端午节期间 全省道路安全畅通形势平稳 2019-08-05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8-04
  • 公安部:一美国公民在华刑满释放后被依法遣返 2019-08-03
  • 五朝元老马奎斯 当替补又何妨 2019-07-30
  • 网购陷阱多 女子花3000元买5套化妆品只有2套是真的 2019-07-30
  • 智媒云图(Intell Vision):图书馆“书童” 2019-07-23
  • 【奥吉通丰瑞车型报价】奥吉通丰瑞4S店车型价格 2019-07-18
  • 绘就美丽西藏壮美画卷 2019-07-18
  • 风水神话更危险的事,就是眼瞎,根本分不清谁对谁, 2019-07-16
  • 换血失败!里皮希望之事没发生 四大新星表现平庸 2019-07-12
  • 燕山谭客.blog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03
  • 佛教故事:“伏虎和尚”的故事 2019-06-30
  • 开心七星彩网图版区 重庆快乐八 楚天风彩3o选5最新开奖号 北京快乐8参考 上海手机短信投注彩票 欢乐升级等级赤脚规则 精准公式一肖中特 山东11选5历史遗漏号码 上海移动彩票网站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下载 公式规律大全 4福彩快乐十分技巧 公开3码中特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定牛 青海彩票中心兑奖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