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局长张务锋:在更高层次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2019-06-14
  • 微软谈新收购的工作室:绝不会限制其创作自由 2019-06-14
  • 比如最高检的12309检查服务中心,原来还有显示信访处理进程,不过没有几天就取消了。[上火][上火] 也就是说办与不办也没有人知道,下边省事了,上边也就轻松了。 2019-06-13
  • 引进人才关键在用好人才 2019-06-13
  • 打造“互联网+”,共享经济改变百姓生活 2019-06-12
  • 足球运动也是需要不断创新的,不能老是跟着别人的套路走!同样需要较高的综合素质,不能从小就走上专业化的道路。不然就只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会陷入机械足球的泥潭! 2019-06-09
  • [调皮]“谈判技巧”始终摆脱不了“被迫谈判”的尴尬! 2019-06-09
  • 《澳中一带一路产业合作蓝皮书》在澳中两国首发 2019-06-04
  • 俄罗斯世界杯:韩国不敌瑞典 英格兰绝杀突尼斯 2019-06-04
  • “好风”成电力 “绿能”惠人间 2019-05-30
  • 济南五胞胎雪虎宝宝亮相 四雌一雄萌态十足 2019-05-30
  • “自由画家”张碧晨:我的世界不只有黑白灰!张碧晨 2019-05-23
  • 摇碎一湖金:迷失相机里 如何读懂西湖之美? 2019-05-18
  • 数字在他那里是可以“自由的发展”。 2019-05-13
  • 置之无形之中听惊雷! 2019-05-13
  • 天中好运彩图片库 > 审判之锤 > 第十四章:死亡水林 下

    好运彩-彩票分析:第十四章:死亡水林 下

      天上的灰色在不停的翻滚着,完全看不出是云还是雾。在这片死亡水林内,没有昼夜之分,也没有时间之分。在这片千万年前就已经蜕化成沼泽林的地界上,即便是参天的大树也只剩下了空洞的躯杆和墨黑色的枝叶。
      水林内挂满了丝丝缕缕的网状生物,如果凑近一看,就会发现这并非是蛛网,而是一种近似于蛛网的粘稠生物,它正已人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慢挪动着。而在水林间遍布了大大小小的墨绿色沼泽,灰色的泥浆不时的往外冒着气泡,偶尔也会有类似生物骨头样的东西浮上来,不过下一秒就又被泥浆所吞没了,谁也不知道在这墨绿的沼泽之下,居住着什么样的生物。在这片死亡水林内,有一个默守的规矩,那就是千万不要靠近这片死亡泥沼,因为一旦陷入其中,等待你的就将是那来自地狱的呼唤。
      风带着湿冷的气息不停的掠过这片泥沼地,在腥风之后,一股恶臭径直向泥沼上呆立的先锋军吹去,在万般忍耐之后,一阵阵轻微的咳嗽声便此起彼伏的从这片泥沼地上传来。
      伊天看着远处大树上的阴影,内心不停的计算着,根据阴影褪去的程度,现在的外面应该已经是临近傍晚了。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到时间了?!?br />  忍受着这铺天盖地的恶臭,凤屏住呼吸说道,“我没问题,就怕我手下的那些受伤的将士们撑不下去?!?br />  “快了,快了?。?!”伊天一边计算着,一边观察着这片沼泽,至少到目前为止还算平静,泥沼下的生物也许久没有游动的迹象了。
      “?。。?!”一声惊呼从队伍后面传来,随之而来的便是大面积泥沼的蠕动。
      “怎么回事!”凤回头望去,只见有一个重伤的将士跌倒在了泥沼中,而她身旁的两个将士正手忙脚乱的拉动着。
      这下可好牵一发而动全身,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泥沼此时开始了大幅度的波动,在这波动之下,原先已经陷入沉眠的红蜥蠕虫开始觉醒了,一时间大片大片的红色出现在了泥沼之下。
      “不好,它们觉醒了,快跑?。?!”伊天大吼了起来,泥沼下那抹鲜红正是红蜥蠕虫的身影,本身单一的蠕虫身影是无法透过厚厚的泥沼看见,而现今大片大片鲜红身影的出现,足以说明泥沼下红蜥蠕虫数量之多。
      先锋军这时慌乱的撤退显然为时已晚,大片大片的红蜥蠕虫感受到了先锋军的位置,纷纷向他们发起了进攻。数秒之后,惨叫声频现,即便是身着厚甲的先锋军也挡不住红蜥那尖利的爪牙。一条、十条、上百条的红蜥几乎是在瞬间就能啃食掉一位先锋军的双腿,一时间浓稠的血液彻底浸透了这片墨绿的泥沼。
      凤此刻也无暇顾及手下的将士们,因为此时的她已经被几十条红蜥盯上了,在泥沼之下,一大片
      鲜红已然把她包围了起来。凤此刻没有惊慌,她知道慌也没用,身后的轮锯此刻红光顿盛,在凤的召唤下,轮锯就像活了一样,化为一个急速滚动着的火球愣是烧出了一片净土,而那些试图啃食她的红蜥们此刻早已成了轮锯烈焰下的牺牲品。
      伊天一开始便用血红之力给自己做了个?;ふ?,所以当红蜥来袭的时候,他安然无恙,那数以百计的红蜥被血红之力挡在护罩之外,虽然数量众多,但还远达不到破除护罩的程度。伊天脚下生力,几下纵跃便跳到了泥沼旁的一棵枯树上,虽然大树中间已经被蛀空,但所幸枝杆还算坚硬。
      数以百计的红蜥蠕虫疯狂的向泥沼中的先锋军涌去,不一会儿鲜血便染红了整片泥沼,惨叫声不停的响起,每一下都在刺痛着凤的心,这些女兵都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如今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虐杀。
      愤怒使得她的体内的斗气猛然高涨,殷红色的斗气瞬间覆盖了她全身和手中的轮锯,锋利的齿刃在泥沼中疯狂的旋转,把墨绿色的污泥和无数红蜥蠕虫一起卷上了半空中。
      而这时在一旁树杆上蹲守的伊天也没有闲着,他知道这些红蜥蠕虫最怕的就是光照,所以他不停的在积蓄着能量。他想着自己既然不可能凭一己之力破开这浓密的遮盖,那我就人为营造出耀眼的光照,彻底把这群红蜥蠕虫烧为灰烬吧。
      伊天闭上双眸,嘴中喃喃的念道,“在虚无中享乐的天使们,请回到这纷扰污垢的尘世之中,用您的力量来净化这一切吧!辰光之??!”
      法咒结束的那一刹那,一阵汹涌澎湃的圣光便瞬间降临在这片水林之中,灰色的天幕下,一道巨大的圣光柱冲天而起,既而扩散到了整片泥沼。而这一切只是开始,在数秒之后,一轮光耀至极的光球冉冉升起,那炙热的光线就像一道道锋利的利箭,瞬间击破了那厚厚的泥沼,那沼中的红蜥蠕虫还未做出任何的反应,便被这神圣光辉所吞没了。
      伊天眼前的黑暗在骤然间便亮,那剧烈的刺眼的光芒不停的灼烧着他身边的一切,那澎湃的神圣之息如同大海中的怒涛,一波接一波的向整片水林袭去,在这山呼海啸的巨大圣潮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死亡水林内的一切阴暗、嗜血的寄居生物被一扫而空。
      如此浓烈纯正的神圣气息,不仅对于那些黑暗生物有着致命的伤害力,对于伊天来说也是把双刃剑,虽然身体被血红改造过,但如此正面释放接触圣光也不是好事。不久伊天便发现自己的肌肤竟然嗤嗤作响,而且甚至于有阵阵烧焦味冒出,他一个颤步从树杆上跌落了下来,他想重新站起来,但在巨大的神圣气息压制下,伊天再一次的摔倒在地。
      伊天咆哮着,体内的血红之力猛的暴起,终止了辰光之浴的释放,但这为时已晚,神圣的
      光芒已经形成,金光漫天飞舞,在吞噬了数不尽的暗黑生物之后,神圣的光辉已经提升了数倍,那耀眼的圣光如同烈日一般,肆无忌惮的释放着它耀眼的光照。
      大团大团的血红之力水银泻地般的从伊天体内涌出,转眼间便凝结成了一副血红色的铠甲,数根若有若无的血带从铠甲背部探出,在空中不停地飘舞着,在这圣光浪涛中,血红之铠就像那光明中的一抹艳红,不停的在浪潮中沉浮。
      奔涌不停的圣光风暴在持续了不久之后,便开始了衰败,毕竟没有了后续能量的支撑,任何力量都会衰弱。那一轮曾经荣耀的光球在放出了最后一轮的光华之后便无声无息的黯淡下去呢。那光芒万丈的死亡水林重新恢复到了一片死寂。
      圣光褪去的那一刻,伊天体外的血红之铠也逐渐消散,血红色的接带慢慢化为血丝收回到了伊天体内,那实质的甲面也慢慢消弭,最后彻底消失了,这时也逐渐从昏迷中醒来,不过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不记得了。
      看着眼前弥漫着烧焦味的泥沼,伊天脑子有些懵,曾经墨绿色的泥沼此刻映成了淡红色,原本泥沼下数以万计的红蜥蠕虫,早已在圣光的照耀下化为了灰烬,那泥沼内的淡淡的血红就是红蜥们留下的最后一丝痕迹,在墨绿色泥沼的映照下显的分外的诡异。
      先锋军的将士们在圣光的普照下显的个个神清气爽,原本重伤的伤员们经过这一轮神圣之息之后,竟然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复原,这让凤大感意外,她没想到自己身旁的这个少年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
      “你没事吧!”看着眼前略有虚脱的伊天,凤关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感觉好累?!币撂烀闱恐С牌鹆松碜诱玖似鹄?,体内的空虚感让他非常的不舒服,就好像身体彻底被掏空了一般。
      经过刚刚的那场大战,这片死亡水林似乎被彻底征服了,在泥沼中再也没有任何诡异的生物敢触碰先锋军内的任何一员,而在泥沼之外,那些原本在暗中窥视的魔兽们此刻也大多选择避之三舍。辰光之浴带给它们的伤害和恐惧绝不是单单身体上的,更多的还是来自灵魂层面的,这也使得它们的畏惧是从心底里散发的。
      在水林中行走了一天之后,远处隐隐传来了阵阵闷雷的声音,空气也逐逐渐便的湿润起来,而原本那潮湿阴冷的感觉此时也慢慢褪去了。
      风骤然大了起来,而且其中还夹杂着雨滴,月光刺破重重遮蔽射了进来,这一刻对于整支先锋军来说是最美妙的时候,因为她们终于走到了这片死亡水林的边缘处了。
      巍峨的城墙缓缓的自远方的地平线上浮现,在清冷的月光下,那若隐若现的城墙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尽管相隔尚远,但伊天还是能够感觉到远处的这座城市的宏伟和庄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中好运彩图片库 www.drxf.net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drxf.net
  •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局长张务锋:在更高层次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2019-06-14
  • 微软谈新收购的工作室:绝不会限制其创作自由 2019-06-14
  • 比如最高检的12309检查服务中心,原来还有显示信访处理进程,不过没有几天就取消了。[上火][上火] 也就是说办与不办也没有人知道,下边省事了,上边也就轻松了。 2019-06-13
  • 引进人才关键在用好人才 2019-06-13
  • 打造“互联网+”,共享经济改变百姓生活 2019-06-12
  • 足球运动也是需要不断创新的,不能老是跟着别人的套路走!同样需要较高的综合素质,不能从小就走上专业化的道路。不然就只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会陷入机械足球的泥潭! 2019-06-09
  • [调皮]“谈判技巧”始终摆脱不了“被迫谈判”的尴尬! 2019-06-09
  • 《澳中一带一路产业合作蓝皮书》在澳中两国首发 2019-06-04
  • 俄罗斯世界杯:韩国不敌瑞典 英格兰绝杀突尼斯 2019-06-04
  • “好风”成电力 “绿能”惠人间 2019-05-30
  • 济南五胞胎雪虎宝宝亮相 四雌一雄萌态十足 2019-05-30
  • “自由画家”张碧晨:我的世界不只有黑白灰!张碧晨 2019-05-23
  • 摇碎一湖金:迷失相机里 如何读懂西湖之美? 2019-05-18
  • 数字在他那里是可以“自由的发展”。 2019-05-13
  • 置之无形之中听惊雷! 2019-05-13